出了教堂,問警察照指示,繞著教堂圍牆,走了一公里多,到達位於教堂後方博物館入口。
Roma pass的通行證在這不能使用,所以要另外買票,一張15歐。
博.jpg
一進去就可看見滿滿的人,不過博物館很大(其實就是聖彼德教堂的一部分啦!),所以不嫌壅塞。
沿途雕像、畫作,均可照像,包括拉斐爾著名的雅典學院。
梵諦岡.jpg
上圖:著名的"勞孔",雕刻家把勞孔和其二子,被蛇糾纏痛苦的表情,刻畫的極其深動。
若再對照雕像旁的照片,可發現圖與雕像略有不同,不過這些存在幾百年的作品,後來一再的
修復,略有不同,也是正常。
整個動線號稱有七公里,想快速瀏覽,趕快進入壓軸畫作的西斯汀禮拜堂,也要走約四十分鐘以上。
最後,進入米開朗基羅號費25年的最後審判。
博1.jpg
進入禮拜堂先見萬頭鑽動,到這大家腳也都痠了,但靠牆邊的椅子,要找到位置是很難的。
建議要去的人,繼續往前走到底,過另一個小門,那邊人較少,比較有位置。
重點是,從那邊坐下往上看,位置剛剛好事故事的順序(如上),比在入口廳反著又倒著看優。
這圖也是修修改改的。十多年前看,當時保守派占上風,把中間創世紀亞當第三點,蓋上遮羞布。
這次去看,則發現亞當的遮羞布,又圖掉了~(原本亞里斯多德是畫裸的)
最後出來,是從聖彼德教堂旁出來,此時大廣場的教堂入口,已經大排長龍(下圖畫線處)。
梵諦岡4.jpg
檢查哨前,還分成好幾個排隊區塊,不是只排一條長龍,早起衝前果然是正確的。
以冷支支的冬天,都有這種排隊盛況,不難想像夏天的旅遊旺季,這會排得更誇張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音樂科班的人都知道,台灣聽古典音樂的人口,跟歐美國家很不一樣。
多年前有個大師來台,看著國家音樂廳的觀眾,還走到中正廟(中正紀念堂)外廣場,
對席地而坐,淋著雨撐著傘的觀眾很感動的說:在歐美會進音樂廳聽古典樂的,都是白髮
蒼蒼的,他沒想到,在台灣看到的都是黑髮的年輕人,讓他覺得古典樂是有希望了。
當時聽實在很想回說,那是因為台灣學音樂的人口,迷大師牌、迷世界頂級團,我們有迷信大牌的病態。
不然,為何我們本土的樂團、比較沒名氣的樂團、演奏家來台,票用送的,都未必有六成票房。
曾經身為一份子,我也很膚淺的迷大牌,畢竟我是這制度培育出只看表象,不究深度的學生。
(要罵教育制度,實在罵不完,跳過跳過~)
對於大師說,國外都是長者聽古典音樂,感到好奇,因為在台灣是很未見過的。 
這次國外二場音樂會,則見識到大師所說的情景,難怪他會對台灣的現象,會感到開心。
 梵音樂.jpg
上圖是梵蒂岡音樂會內的情景,不誇張,全部都是白髮蒼蒼的爺爺奶奶級聽眾,相較下我們還真像學生闖入。
(奶奶級近九成九點九,都穿貂皮大衣入場)
演出樂團非知名,天氣真的很冷,雖然他們穿著貂皮大衣,看來雍容華貴,卻不像只是附庸風雅。
整個給人的態度,是音樂是他們生活的一部分,不論名氣大小,他們只是想享受音樂、感受音樂帶來的感動。
看了只覺得,好羨慕。
因為我們在台灣聽音樂會,多是抱著學習、學習、再學習的心情,聽的心情不同,壓力就是很大。
不知道為何歐美國家,上古典音樂會聽的年輕人很少;不過出來看到二個頭髮全白,身型枸傴小小的老人家,
互相扶著對方,走得很慢很慢,再冷就是要來欣賞會。那種畫面,看了除了羨慕和感動,也不知道怎形容了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到梵諦岡找中華民國大使館,幾乎是一定要的。
畢竟,不用飛更遠的飛機,到非洲、南美洲,我們在歐洲用走的,就可以看到我們的大使館。
去梵諦岡那天,沒看到,離開羅馬前一天,特地再去梵蒂岡找。
結果在之前來來去去那條大道上,只是因為在二樓,天氣冷到很少抬頭,所以都沒看到。
在國外看到我們的國旗,真的會很熱血阿!
大使館.jpg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春。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